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熟妇女佣


熟妇女佣

时间:2018-09-15 才一大早难得阿杰这么早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偌大的客厅凌乱不堪、一片狼藉,心想是该有个佣人帮忙整理,前几天阿杰接到母亲电话,说是请了家里以前司机老陈的太太淑芳过来帮佣,母亲要阿杰待人客气一点、要有礼貌,母亲说了一大堆阿杰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 淑芳今年四十三岁,一年多前担任阿杰家司机的丈夫因病去世,虽然丈夫留下一些保险金,可是为了即将出国深造的儿子和还在上大学的女儿,淑芳可不愿坐吃山空,所以才找上阿杰的爸妈,希望能到他们家帮佣。 阿杰的父亲是大公司的老闆,夫妻俩待人亦非常的宽厚就是对独子阿杰太溺爱,把他给宠坏了,阿杰快三十岁了整天的放蕩挥霍,从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也不工作,一整天窝在自己的小别墅里,三天两头的和朋友开轰趴、泡妞打炮没个正经事。 阿杰的母亲告诉淑芳,家里目前已经有两个佣人了,但是阿杰的小别墅那边没有,路程是远了点,不过有房间可以住还都是套房,阿杰的母亲希望淑芳一个礼拜能在阿杰那住个三、四天,一来照顾阿杰起居,二来家里多个人在,希望能多少改变一下阿杰靡烂的生活。 因为阿杰的母亲提出相当优渥的薪水,所以淑芳也高兴的答应了,月初淑芳带着简单行李依约来到阿杰的小别墅虽然阿杰不是很乐意家里多个陌生人,还是一个妈妈级的妇女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小别墅就快变垃圾堆了,没个人整理也真的不行,便不再多想。 阿杰让淑芳住在离自己房间最远,靠近厨房的房间,其实阿杰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干炮,他可不希望被淑芳听到尴尬的声音,就这样十多天也过去了,阿杰和淑芳也不再那么生疏了,一天将近中午阿杰正準备出门和朋友吃饭,淑芳过来问道:少爷晚餐有没有想吃什么吗?阿杰想了想笑笑说没有耶。 傍晚时分阿杰进了家门,淑芳还在厨房忙着,淑芳大声说道:少爷你先洗个澡,再一下下就可以吃饭了,没多久阿杰洗完澡出来,尽职的淑芳在一旁準备服侍阿杰吃饭,这时阿杰对淑芳说:芳姨我们一起吃吧?淑芳赶紧的摇手道:不少爷你先吃,我等会..阿杰未等淑芳说完,便道:芳姨陈叔帮我们家开了那么多年的车,我们并没有把你们当下人看待,反倒像是一家人,我希望芳姨你以后不要再称呼我少爷了,就叫我小杰吧!以后我也叫你一声阿姨。 就这样阿杰和淑芳也越来越亲近,或许是芳姨的缘故阿杰比较少带女人回家打炮了,甚至阿杰也慢慢的发现其实芳姨是一个既成熟又抚媚的女人,有好几次阿杰都会不自主的偷喵着丰满、肉感十足的淑芳,看着她成熟女人丰腴的肉体和雪白的肌肤,这一天淑芳回自己家去,阿杰突然有个想法应该到芳姨的房间去探探险,心想着像芳姨这样成熟的美妇人,不知道她都穿什么款式的内衣裤呢?其实阿杰并没有那方面的癖好,只是出于好奇罢了! 阿杰拿出备份的钥匙打开了淑芳的房间,一进门便闻到房间里一股淡淡的幽香,房间里整理的整整齐齐,浴室也是一样,阿杰打开淑芳的衣柜,挂着几套都是平常淑芳在这帮佣穿的衣物,接着阿杰蹲下去拉开第一个大抽屉,阿杰像是找到宝似的,这个抽屉正是淑芳摆放内衣裤的,因为淑芳是来帮佣的,一个礼拜只住三、四天,所以里面只放着五、六套内衣更换,阿杰看了看芳姨的胸罩果然是大罩杯,少说也有D以上,而内裤只有二件是款式比较大胆性感的蕾丝三角裤,一件枣红色,一件深咖啡色,其余都是一般的平口无痕裤和束裤。 欣赏完淑芳的内在美,阿杰心想芳姨有些年纪了,身材那么丰满,尤其那硕大圆润的肥臀,自然不可能像他带回家打炮,那些年轻纤细的年轻女子一般,也穿那小到不能在小的丁字裤吧?或许阿杰干过、玩过太多年轻女孩,突然之间阿杰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可以干一次芳姨,像芳姨那样成熟的美妇,不知道干起来是什么滋味? 阿杰脑海里对淑芳的慾望是越来越强烈,这一夜阿杰辗转难眠,心里想的都是对芳姨的邪念,在迷糊中睡着,醒来时已是近中午时分,阿杰起床盥洗,下面那支大肉棒硬的不像话,青筋爆窜的,阿杰握着自己巨大的肉棒轻轻搓揉,已经五天没干女人的穴了,今天一定让你好好的爽,阿杰已下定决心了,虎狼之年又失去丈夫的芳姨,一定对性非常的饥渴的,就算芳姨不肯就範,那只有硬上了。 阿杰穿上内裤轻轻的走出卧房,缓缓的往厨房走去,兴奋的肉棒在内裤里规律的跳动着,淑芳正在厨房里忙着午餐阿杰窥视着淑芳的背影,今天的淑芳仍是简单的居家穿着,上身一件宽鬆的鹅黄色长T恤、搭配一件白色棉质五分内搭裤,紧身的内搭裤完全将淑芳臀腿的曲线呈现出来,阿杰恨不得扑上前去,一脸埋进淑芳的股间,阿杰进到厨房向淑芳打个招呼往餐椅一坐,淑芳正切着菜,微笑对阿杰说:再等一会,再炒个青菜就可以吃饭了。 这时阿杰对淑芳说:芳姨你穿内搭裤真好看,身材很棒喔!芳姨噗蚩一笑说道:阿姨都几岁人了还身材好,都是赘肉、屁股鬆垮垮的好什么,倒是你上礼拜带回来那个女朋友那身材才棒,阿杰接道:那不是女朋友,我没有女朋友,那些都是夜店认识的炮友,芳姨你知道什么是炮友吧?喔!对了芳姨,那些女孩常常深夜鬼叫鬼叫没吵到你吧?淑芳一脸尴尬回道:什么鬼叫?我没听到什么阿!虽然淑芳的房间离阿杰的房间远,那些女孩和阿杰做爱时的淫叫声还是会隐隐约约的传出。 阿杰偷喵着淑芳脸上尴尬怪异的表情,知道淑芳一定经常听到那些女孩的淫叫声,这时淑芳放下手中的菜刀,在阿杰的旁边坐了下来,对阿杰说:阿杰啊!你妈妈要要阿姨多劝劝你,把心定下来,赶紧找个好女孩结婚,别老是带那些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家。阿杰说:我知道啊!芳姨你看从上礼拜你看到的那一个,到现在我都没再带女孩子回来干炮了,淑芳说:这样才对啊!还是不要乱搞的好,淑芳对那个「干」字完全当作没听见,免得尴尬,她那里知道阿杰都是故意讲出那些秽语来挑逗她的。 阿杰说:芳姨!这些话我只对你说,我当然也想定下心啊这几天那些女孩子一直打电话跟我说,说她们的小穴好湿好痒啊,求我用大肉棒干她们,让她们的小骚穴止止痒,我都不理她们,淑芳听到阿杰说出这样不堪入耳的秽语,脸上一阵火热,随即出现一丝的不悦!起身準备炒菜,淑芳背向着阿杰说:所以你要快点找个好对像结婚啊!,阿杰说:好对像又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况且、况且我的性慾那么强,才五天没干女人的穴,就快憋爆了。 淑芳将菜摆上桌,添了二碗饭坐了下来,来阿杰吃饭吧对阿杰后面说的话充耳不闻,这时阿杰突然的问淑芳说:芳姨!人家说你这个年纪的女人是虎狼之年,就是女人性慾最强烈,骚穴最渴望被男人干的时候,芳姨你渴望被男人干吗?淑芳一阵错愕正想喝斥阿杰,没想到阿杰还问了一句:芳姨你的小穴一定很痒吧?我现在也好想干女人,芳姨不如让我来干你吧!帮你止止痒! 听到小杰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此时的淑芳恐怕是惊讶多于生气吧,淑芳胀红着脸,想训斥的小杰的话却一时说不出口,淑芳起身解下围裙往餐桌一丢,淑芳只想回房去,淑芳的心里也清楚,小杰说的话确也不假,从照顾生病的丈夫到丈夫去世,淑芳足足有二年没有性生活,自己不是什么贞女烈女,只是个平凡女人,一样有七情六慾,只是淑芳选择压抑自己,强迫自己尽量不要去想那档子事。 淑芳转身想回房,小杰发现淑芳原本生气的脸却露出一丝的哀愁,小杰并不知道淑芳的心事,只知道自己真的慾火中烧,眼前淑芳这块美肉非吃不可,小杰突然一个箭步上前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淑芳,淑芳惊呼一声:小杰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子,淑芳心里清楚明白小杰的意图,淑芳奋力扭动身体试图挣开小杰的束缚,只是那理挣脱的了呢小杰的身体紧贴着淑芳,强烈的感觉到淑芳成熟肥软的肉体熟女体香直窜脑门,这下小杰真的是精虫上脑啦!二个人的身体紧贴,彼此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心跳和呼吸,淑芳更感觉到巨大硬物正抵住自己的腰臀。 淑芳挣脱不了,只有不停的求着小杰放手,小杰紧抱着淑芳并在淑芳的耳边说道:芳姨!你真的好美,我真的好喜欢你芳姨!你一点都不老,你知道吗,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最美的,芳姨你才四十出头,还年轻应该好好的享受、及时行乐,往后的日子难道你要这样过下去,小杰刚说完便往淑芳的耳垂和雪白的粉颈吻去,淑芳被亲吻的心神一蕩,想到小杰刚说的话,心口就像被大锤狠狠的敲了一记! 剎那间「及时行乐」在淑芳的心头萦绕着,虽然有丈夫的爱、孩子的爱、家庭的爱,然而生理上的爱谁给过我,谁又能了解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自己已不再年轻,几年后又老又丑谁还喜欢我,杂乱思绪在脑海一闪而过,淑芳没有时间仔细多想,得先解决眼下小杰这个麻烦,淑芳知道自己是挣脱不了,男人这玩意兴致一来,你不让他洩洩火那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但是淑芳还是秉持着自己的坚持,淑芳不再挣扎,反倒是缓缓的对阿杰说:小杰!你冷静一点,芳姨自认不是贞女烈女,但芳姨也不是随便的女人,你不能这样硬来啊!芳姨知道你想要,这样吧,那芳姨用手让你舒服,帮你搓出来好吗?小杰想,只要踏出第一步,那第二步就容易多了,于是对淑芳说:芳姨你真的要帮我打手枪吗?淑芳回道:嗯!芳姨帮你、、帮你打手枪(打手枪三个字淑芳差点说不出口)!但你可不能再要求其他的喔、不能再欺负芳姨,小杰连忙答应,也将双手鬆开。 淑芳转身面对着小杰,羞愧的满脸通红,头也不敢抬,心想自己已经多久没碰过男人了,何况是帮老公以外的男人打手枪,唉!罢了反正已经答应小杰,尽快让他爽,把精液洩出来就没事了,淑芳蹲了下去,小杰的肉棒早已将内裤顶的高高的,虽然还没看到小杰的肉棒,淑芳光看到那种气势就知道小杰的肉棒应该不小,猴急的小杰迅速的将自己内裤脱去,顿时一支巨根挺立在淑芳面前,淑芳着实吓了一跳,小杰的阳具的确很大,无论是硬度、尺寸都是男人中的极品虽然没有西洋A片那些男优们的夸张,但以东方男性的尺寸小杰的阳具的确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惊讶的淑芳缓缓的将右手手掌轻轻握住小杰的肉棒,淑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变的好急促!整个身体跟着火热起来,淑芳感觉到小杰的肉棒在手中的热度和强烈的脉动,看着小杰的肉棒青筋爆窜,硬到不行,活像一根大香蕉,淑芳双眼紧盯着眼前的肉棒,浑然忘我,双手竟不自觉的开始轻轻爱抚着小杰的肉棒,时而轻轻搓揉、时而轻抚龟头和二颗蛋蛋,彷彿把玩着一件极美的艺术品一般。 小杰享受着淑芳柔细双手的爱抚,同时也察觉淑芳的表情和眼神有异!小杰心中暗喜他知道淑芳已经春心动了,小杰没有猜错,淑芳压抑已久的慾望正一点一滴的爆发出来,小杰的手也轻轻拨弄淑芳的髮根,小杰轻声的问淑芳说:芳姨!你用嘴巴帮我含、帮我吹喇叭好不好?没想到小杰话才一说完,淑芳的嘴巴已经主动含住小杰的肉棒,吞吐吸吮帮小杰吹起喇叭,淑芳不时吸吮着龟头、时而轻抚套弄,有时深入喉咙,淑芳温热的嘴巴与高超的口技,让小杰舒服的呻吟不止。 淑芳主动帮小杰口交似乎是出于下意识,淑芳忘情的吸吮着小杰的肉棒,嘴巴不时发出斯、斯、渍、渍的声音,听着这淫秽的声音,和淑芳吹喇叭淫蕩的动作与表情,让小杰兴奋、爽到极点,淑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本能的想吸含小杰的肉棒,甚至失望的觉得,为什么小杰的肉棒不是在自己饥渴的阴道里!小杰呻吟着:喔、、阿姨我好舒服啊!肉棒好爽、喔!芳姨你的嘴巴含的我好爽啊!小杰双手轻扶着淑芳的头,时而抚弄秀髮,小杰的臀部也配合着淑芳的吸吹动作,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前后摆动,频率也越来越快小杰已经达到射精的关头了。 此时的淑芳其实也慾火中烧,虽然心理上仍然坚持着那一点矜持,但是生理上的反射动作却是自己无法克制的,淑芳更加卖力的展现自己高超的口技,虽然小杰的阳具又硬又长还不时的深深顶入喉咙,造成不舒服的呕吐感,但淑芳仍是尽量的深深含入,只希望能让小杰更舒服、更爽、更满足,甚至淑芳渴望欣赏小杰高潮射精的模样,渴望品嚐小杰浓醇的精液! 淑芳的身体强烈的兴奋起来,或者说淑芳不再压抑自己的性慾、抛开理性与矜持,淑芳突然停止嘴巴的动作,改以手掌套弄小杰的肉棒,淑芳一边套弄小杰的肉棒,一边抬头双眼如媚的看着小杰,淑芳脸上的表情、眼神,竟是充满着无比淫蕩与渴望,恍如A片般剧情,对小杰来说那是无法档的诱惑,淑芳双目紧盯着小杰,手上的动作也逐渐的加快,嘴里还出秽语的问着:小杰!爽吗、喜欢阿姨帮你吹喇叭、喜欢阿姨帮你打手枪吗?小杰想射了吧、小杰想射在阿姨的嘴巴里吗?淑芳舔了舔舌、吞了口水,小杰射出来、阿姨要小杰射在我的嘴里,阿姨要品嚐小杰的精液! 小杰本来就已经快达到高潮了,竟没想到清纯娴熟的芳姨会有如此的淫蕩举动,甚至说出如此淫秽的话语,小杰忍不住大叫:芳姨我要射了、、肉棒赶紧往淑芳嘴里塞,淑芳右手紧握着小杰肉棒根部,嘴巴将大半截肉棒含住用力吸吮,一来避免小杰的巨物顶入喉咙太深造成不舒服,二来小杰的精液不会直接射进喉咙里,而是可以留在嘴巴里细细品嚐,小杰双手拉扯着淑芳的髮根,压着淑芳的头,屁股也用力的往前顶,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大叫呻吟着:阿姨我射了、爽啊!好爽啊!喔、芳姨、、、 淑芳感觉到小杰的肉棒在自己的嘴里胀的更大、更硬,激烈的跳动,滚烫的浓精一波接一波强烈的在嘴里喷发!浓稠的精液、浓烈的气味,小杰的精液在淑芳的嘴里,经过淑芳舌头的品嚐,一点一滴都吞进淑芳的肚子里!淑芳竟从未发现原来精液是如此的美味,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渴望吃男人的精液,为什么以前帮丈夫口交,丈夫的精液是那么的令自己作呕,就在小杰享受高潮余韵的同时,淑芳仍是贪婪的将肉棒含在嘴里用力吸吮,淑芳双手换成紧抱小杰的臀部,胸前的大奶也在小杰的腿脚间摩蹭。 小杰射完精后,龟头更加敏感,此时又感到淑芳的嘴巴吸力似乎更强,淑芳的嘴用力吸住肉棒套弄,舌头也快速的卷弄小杰的龟头,小杰觉得快感好强烈、好爽!心想莫非芳姨想再让我爽一次,小杰也感到淑芳的双乳在自己腿脚间摩蹭的更用力,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屁股,而且口鼻间不断发出呻吟,沉重的喘息声,小杰不知道淑芳正迎接着自己生平第一次没性交的高潮!其实就在小杰强烈高潮射精的同时,淑芳过度饥渴的身体感受到强烈的兴奋快感,淑芳发现自己的子宫和阴道竟不自觉的高潮收缩。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全然不同的感觉!虽然没有正常性交那种高潮的强烈,但是那种无法形容的快感,就像是处女第一次做爱、第一次高潮,淑芳感到一股热浪由子宫流经阴道顷洩而出,花心热呼呼的,舒服极了,淑芳如此怪异的媚样让小杰的肉棒又再次蠢蠢欲动,小杰的性能力本来就很强刚射完一次精,肉棒未消退反而又迅速勃起,淑芳也发现到了,小杰也跪了下来,双手捧着淑芳圆嫩的脸颊,往淑芳性感的嘴唇吻去,淑芳没有拒绝小杰的亲吻,小杰拉淑芳的手去抚摸自己坚硬的肉棒。 淑芳双目微闭,享受着这美好的余韵,小杰的舌头舔到了淑芳的耳朵、粉颈,淑芳的身体微微的颤抖,再次轻声的呻吟起来,一手仍然爱抚着小杰发硬的肉棒!小杰身体慢慢前顷,淑芳的身子也就自然的缓缓躺下,小杰在淑芳的耳边说:芳姨!让我干你好吗、芳姨让小杰干你的穴吧?淑芳顿了一下不说话,其实淑芳早已抛开一切矜持和顾忌,甚至渴望能被小杰干!淑芳缓缓的对小杰说:小杰!芳姨如果不让你干,你是不是会很失望、就算强干了阿姨也没什么意思吧?小杰点了点头,淑芳又问:如果芳姨答应让小杰干,小杰是不是会觉得芳姨是一个没有原则,根本就是一个淫秽下贱的骚货呢?会不会从此看不起我呢? 小杰回道:不会的,芳姨我怎么会这样想呢?况且从头到尾都是我挑逗芳姨的!这句话让淑芳感到无比的窝心,淑芳道:起来吧,到阿姨房间去、、、、淑芳起身牵起小杰的手,俩人亲蜜的进了房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与髮型设计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