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恶斗连连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恶斗连连

时间:2018-09-18 在主人的喝令下,山庄的守卫们分布成扇形朝翼风族人包围过去,同时用手中的标枪发动了第一次的攻击被。   而那个老门子则站在后面,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接着口中喃喃念动。   [来自地狱的无尽黑暗……掩没光明……以吾之血……死灵招来!』   随着他最后一声喝出,手指连连弹动,鲜血点点飞溅在空中。一瞬间,大气发生了轻微的扭曲,空间的波动中,每一滴鲜血都幻出了一个手持镰刀的死灵。   翼风族的人轻鬆闪过标枪的攻击,和山庄的守卫们交上手。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是十分的明显,没有斗上两招,山庄的守卫们便被击溃了,死伤过半。   残余的守卫纷纷往后退却,被老门子召唤出来的死灵开始发动第二波的攻击。   [你杀害了多少人,才炼成这么多的死灵?』   翼风族的少女脸色益发的冷歧起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浓浓的杀机。   修炼这种死灵,需要收集活人的灵魂,而且必须是横死之后心中有强烈怨恨的人,将这个人的三魂六魄收掉一魂两魄之后,再用阴火去炼,而且成功率非常低,因此,这种法术是极其歹毒的,也是公认的禁忌之法。   老门子根本不理会翼风族少女的问题,他一口气召唤出二十四个死灵。   剎那间,阴风阵阵,就连躲在远处的叶天龙也产生出一种处身鬼域的感觉。   这一下,翼风族的人也不敢大意了,六个人列威严密的阵势,那个翼风族的少女站在最前面,作为三角形的箭头,显然她的武技在这些人中是最出色的。   而这个翼风族的少女也的确是非常厉害,她的剑鞭一挥,便将攻到身前的两个死灵震退,鞭头部那把小巧的剑在空中抖出一朵美妙的剑花,随即攻向附近的一个死灵。   兵刃的撞击声连续响起,其余的翼风族人和死灵激烈的交起手未。死灵手中的镰刀和它们身上的阴气给翼风族的人带未了很大的麻烦。   要对付死灵,神族天生的圣力是最大的法宝,但连续使用身上的圣力,翼风族人就要付出比往日更大的体力和精力消耗。但如果不用圣力,普通的武器攻击对于死灵是没有效果的。   渐渐的,翼风族的少女在正面受到六个死灵的轮番攻击……慢慢往后退,而她旁边的翼风族人也在死灵的压迫下,脚步开始往后移动。   三角形的阵势变得凹进去了一块,只有最底部的三个翼风族人十分沉稳地和死灵打个平手。   当中房舍的动静越来越大,怪异的吼叫声和各种撞击声不绝于耳,那七个负责培养魔物的法师已经进去好一阵了,但看起来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而闻讯赶来的打手警卫已经达到了五十名,他们在山庄主人的指挥下,在当中的广场开始列阵。   但是山庄的主人之所以不让打手上前一起围攻翼风族的人,是因为被召唤出来的死灵会攻击身边任何一个有阳气的生命物,这些打手的参与,反而会影响到死灵的判断力。   [乖乖,这个鬼地方还真是……』   叶天龙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只是因为好奇,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多蹊跷的事情,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场面。   幸好叶天龙躲藏的地方非常隐蔽,并没有被警钟惊醒后匆匆忙忙赶来的这些打手警卫发现。   而且在场中搏杀的双方都和他没有关係,甚至他内心深处还希望最好让这些和自己结下仇恨的翼风族人多吃一点苦头。抱着看好戏的心理,他还让自己躲得更加安全一点。   [不错,干得好!』   主人看到老门子指挥的死灵渐渐佔据上风,不由得兴奋起来,大声为其助威。而他身边的打手也纷纷大声助威。   受到鼓舞的老门子更是全力地指挥着这些死灵向翼风族的人猛烈攻击,二十四个死灵现在还有十九个,而翼风族的人虽然没有减少,但除了翼风族的少女外,其余的五个人身上都增添了不少的伤痕,有一个严重的甚至连那洁白的羽翼都被鲜血染成红色,而且翼风族的阵势不再严密,相互之间的距离在变大。   剑鞭在空中连抖出三个圆圈,内收的小剑突然间爆出灿烂的光芒,激射向一个刚刚被旁边翼风族人一枪震乱了步伐的死灵。   [波!』的一声脆响,老门子的心中一疼,他又损失了一个死灵。   被翼风族少女的剑鞭上那把小剑穿心而过的死灵眨眼间化为一缕轻烟,消失在大气中。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死灵趁翼风族的少女还没有将剑鞭收回来,可怕的镰刀从左右急挥而来,闪动着死神的光芒。   无计可施的翼风族少女只有再次往退了一步,闪过了死灵的攻击。这样一来,翼风族的阵势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凹陷的部分变得更大,整个阵势几乎已经完全鬆散了。   几个死灵马上飘身冲进去,穷追猛打立足未稳的翼风族少女,连带着她身边的几个翼风族人也不得不一起往后退却,三角形的阵势被扯成一个大大的圆弧形的半月。   更多的死灵冲进来,集中一处朝翼风族少女猛攻。老门子知道这个美丽的少女是这一行翼风族人的首领,也是武技最强的一个,如果先集中力量将她击毙,剩余的翼风族人就可以各个击破了。   [不对!小心……』   站在后面的主人看出了一点徵兆,但出声劝告时已经迟了半步。   一下子十多个死灵都冲进凹处,对翼风族的少女形成围攻之势,牵制其它翼风族人的死灵就剩下少数的几个了。   就在这个当口,站在正中间最凹处的翼风族少女猛然间往后连退三步,她身边的同伴也同时往后退却,只是动作幅度并没有她那么大。   剎那间,一个扩大了的倒三角形阵势骤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那十多个死灵却是身不由已地跟了进去,成为三角形中心的填充物。   这一下子,连老门子也看出不妥之处了,他在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不好』,急、忙催动陷入三角形中心的死灵退出来。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翼风族人苦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看到计划成功,他们同时大喝一声,站在最外围的两个翼风族人从左右疾冲上未,全力撞开了前面漏网的死灵,将整个三角形完全封闭起来。   这时候,那个翼风族的少女出击了。   长长的剑鞭在空中急速搅动,大气中形成了无数高速运转的气旋,每一个气旋就是一个可怕的漩涡,吞噬着周边的空气,带动它们一起高速转动。   整个空间就像是一个由无数的漩涡组成的水面,张开足以吞噬一切的大嘴。   发现到不妙的死灵也一改阴沉沉毫无表情的模样,从它们苍白的大嘴巴里发出了吱吱的尖叫声,叫声惶恐,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大难临头了。   [明光六重天!』   五个翼风族的人同时用破魔诀的心法,施展神族用来对付阴邪魔法的绝技,威势迫人之极。五把长枪爆出灿烂的光芒,在空中搅出漫天的电芒,在翼风族少女的剑鞭引导下,朝当中的十四个死灵呼啸而去。   老门子的脑门处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眼睛瞪得老大,血丝布满眼眶。每一个死灵都是和他的心灵有着一定的联繫,也就是说,每失去一个死灵都是对他心灵的一次冲击。   原本修练亡灵魔法的黑术士就缺少强大的肉体,他们的生命力在和死灵的接触中会逐渐消失,转移到他所炼成的死灵身上去。   能够炼出如此多的死灵,这个老门子的实力应该说非常了得,如呆只损失掉几个死灵的话,对他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   但一下子损失如此之多的死灵,这完全在他生命力可以承受的範围外,就算不死,也会元气大伤,真正变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只有拚死一搏了:』   心中很快就有了这样的觉悟,老门子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大口鲜血喷出,化作一片红光血雾,夹杂着怪异的血腥味,一齐罩向场中的死灵。   受到饲主鲜血的激励,死灵的身上爆发出无比的阴寒之气,凶厉之气大盛。特别是那几个漏网在外的死灵,更是发狂地冲上来,挥舞着镰刀没头没脑地砍向翼风族的人。   气旋炸裂的。向声连续不断,青烟和红光有如放烟花般的接连闪烁,翼风族和死灵激斗的地方各种怪异的声响都有,间中光华灼灼,形状莫明的身影移动好似流光一现,枪如雷电,镰刀上的光芒扶刺耳的风雷声呼啸,而剑鞭上的利刃破风声入耳时,身影与枪上的光华已近身,吐出吃人的气息。   死灵刺耳的吱吱尖叫中,两声激愤的震天怒啸传出,洁白的羽毛在空中飞扬。   两个翼风族的人从激斗的场中倒飞而出,洒落一地的鲜血。三角形的围攻阵势终于被破,是外面几个死灵努力的成果,但它们也付出了两个同伴的代价。   而在场中,十四个死灵只剩下了三个,但这三个也是残缺不全的,两个失去了拿镰刀的右手,还有一个更惨,整个下半身都被削去了。   只是它们不是人类,受到如此重的伤势,也不会有肠破血流的场面出现,让现场看起来惨不忍睹。   倒是翼风族的几个人身上皮开肉绽,有的甚至是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如注。   [给我上!』   山庄的主人见状,顿时大喝一声,指挥身边的打手向翼风族的人冲杀过去。   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将死灵收回来后,老门子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了。   一阵摇晃,他跌坐在地上,二十四个死灵只剩下了六个,而且还不是完整的六个死灵,这样的损失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次可怕的伤害,一下子就让他去掉了大半条生命。如果所有的死灵都被消灭的话,他也只有灰飞烟灭一途。   在老门子的身边,大批的打手吶喊着,如潮水一般冲向翼风族的人。而他们的对手,除了那个翼风族的少女外,其它的人都是伤痕纍纍,战力大打折扣,这样的变化,自然让这些打手信心大增。   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的打手组成了严密的阵形,显示出远比一般军队还要可怕的冲击力,一下子便让翼风族的人手忙脚乱起来,加上他们还要照顾那两个受到死灵重伤的同伴,应付起来更加困难。   而且更为不利的是,翼风族人身上的伤势是被死灵所造成,神族强大的自愈能力在死灵留下的阴邪之气攻击下,发挥不出多少的作用,相反的,伤口处的阴寒邪力渐渐地入侵到他们的体内,不断的削弱他们的战力。   将眼前的一切情况看在眼中,山庄的主人不由得狂笑一声,扬起手向塔楼上打了一连串的手势。他要开启山庄秘密设置的[九天血光大阵』,困住这一群翼风族的敌人。   [这一下真的有大麻烦了!』   看到自己头顶上的天空被血光大阵笼罩起来,而地下的阴气又不断增加,翼风族的少女心中暗暗苦笑一声,而她的同伴也是暗暗心惊。   看来梁平山庄的实力比他们预先估计的要强上好多倍,而他们也是有些大意了。   不过,翼风族这次只出动了这么几个人,也是因为上次在青州袭击叶天龙后造成的恶果。   那一场大战,他们非但没有消灭叶天龙这个目标,而且还被伤了十多个昔通高手,两个特级高手风惊天和风傲天更是受到重创,不得不回山疗伤。   因此,在回山途中接到情报,梁平山庄居然在豢养魔物,他们才决定由另外一个特级高手,也就是这个翼风族的少女风筱雨带队,率领五个翼风族的昔通高手前未梁平山庄除去魔物。   空中的血月半弦虽然已经消失,但受到它的影响,鬼眼阴目散发出来的阴气越来越重,再加上血光大阵散发出来,越来越浓烈异常的腥味,这味道是沖脑的甜香中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昧,让人不由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   可是对叶天龙来说.他却早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振奋.特别是血光大阵形成的时候.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里   涌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在体内到处充盈流动,四肢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几欲沖体而出,整个人彷彿脱胎换骨一般。   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火热的战场,一望无际的荒野上,无数的大军在疯狂的反覆厮杀着,血流成河,天地无光。而他就在那里尽情厮杀,纵横驰骋,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他。   从未有过如此一刻世界尽在掌握的感觉,他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甚至希望这种感觉永远附着他,凌驾万物之上。   这是一种难以忘怀的优越感,他几乎要长啸一声,冲出来大杀一场才觉得痛快。   幸好,叶天龙的体内深处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另外一种力量在不断地反弹着,挣扎着,提醒他不要被这种掌握世界的快感淹没。   这种反对的意识虽然轻微,但却让叶天龙保持着一丝的清醒,始终没有冲出来。   场上翼风族的人动作虽然变得有些迟缓,但他们的对手却依然无法佔到多大的便宜,毕竟这些山庄的打手只是一群接受过特殊训练的武士,和神族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随着激战的持续,他们的伤亡人数不断上升。   不过这些打手的强悍也是让翼风族人感到十分意外。只要不是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他们就可以继续向对手发动进攻,死死地和对手缠斗,刚开始的时候,翼风族人还真为此吃了不少的苦头。   [把我们的宝贝带出来!』   山庄的主人见到激战的状况并没有朝他所预料的那样发展,立刻决定使出了最后的一招。他转头向当中那间房舍里面的人大声下令。   [只要得到神族的生命,我们的宝贝就可以变得无比强大。就让这些自命不凡的神族笨蛋成为宝贝的口食。』   房舍里面的响动更加热烈起来,原先进去的那七个绿袍男人的喝叱声不断的传出来,怪异的声浪和铁链摩擦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甚至一时之间掩盖了双方激战的。向声。   见到自己的同伴战力越来越不济,风筱雨便将手中的剑鞭一抖,一团气旋呼啸而出,向四周扩散,将面前的敌人逼开数步。   [你们往后退!』   一声娇叱之后,风筱雨手中的剑鞭像一枝长枪般的笔直挺起,她身边的翼风族人立时会意地往后退了两步。   一道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光被从风筱雨的身上散发出来,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大的漩涡。剑鞭顶端的短剑发出璀璨的光芒,这光芒越未越强烈,有如一道无形的光壁压向对手。   风筱雨使出了翼风族的破魔诀第三式[明光真水』,这种只有翼风族特级高手才可以修练的绝技,果然有其难以抵抗的力量,一股不存在,但又确实可以感受到的杀气压得站在前面的每一个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即便是那个站在远处的山庄主人也十分清楚的感受到这种心灵上可怕的压力,这是足以摧毁一个人斗志和心神的力量。   风筱雨的衣裳无风却飘逸如飞,背上那对洁白无暇的羽翼在微微摇动,加上她那高挑的身材,秀美的脸庞,一起组成了一幅美丽无比的画面。死亡的气息和娇媚的女子,是如此奇妙地溶合在一起。   叶天龙的心灵也被这一刻所震撼,不过对他来说,这画面竟然是如此的熟悉,似乎是在千万年前,他就看过这样的画面。   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上也散发出强大的杀气,这股杀气越来越强烈,不但压过了风筱雨所传来的杀气,甚至开始向场上的众人了压过去。   在场中武技最高的风筱雨很快便感受到这种气机的转变,她的眉头悄悄的皱了一下,对手的实力越来越出乎她的意料,这让她对完成此次除魔任务的信心又小了一点。   叶天龙看到翼风族少女的身躯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一下,但接下来,他突然间发现她不见了,只有那把挺立如枪的剑鞭佔据了众人的视线,接着,这剑鞭也不见了,只剩下短剑顶部那一点璀璨无比的光芒。   下一刻,这一点光芒爆发了,一圈一圈的光波向前面高速发散,淹没了前面的敌人。剎那间,肢体横飞、头颅破裂,打手们的垂死嘶号声不断响起。   没有被波及到的打手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现场,他们的脸色扭曲,眼中的惊骇之色难以掩饰,风筱雨的这一次攻击实在太可怕了,已经超过了他们心理可以承受的範围。   [你居然还用魔物技术来改造这些打手!』   发完绝技的风筱雨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但双眸中的神情依然坚定不移。通过明光真水所发的光波接触中,她清楚的感受到对手身体内隐含的阴魔之气。   只有魔族的魔物才具有这种阴寒的气息,越是高级的魔物,这种气息就越强大。   倏然,一股庞大的阴寒气启、如潮水般的朝风筱雨涌过来,饶得她具有强大的护身武技,还是感到一阵恶寒。   而风筱雨身后的翼风族人则更是脸色苍白,这样的气息只有存在于魔界的强大魔物才可能具有的,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呢吁   [砰』的一声巨响,当中那间巨大房舍的门窗被巨力打碎。   烟尘飞扬中,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三只体形庞大的怪物,最前面的怪物长着三个头,中间那个活像是长髮披肩的美人头,可两边的小头却是有如蛇身一般,一双锐利的爪,水桶般的身躯下面是四条粗壮的大胆。   后面两只怪物则是长着两个虎头的老虎,而它们的尾巴却是一条不住伸缩游动的毒蛇,火红的蛇信正在吞吐不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和表哥的女友